大連搬家
                                您的位置大連搬家-大連搬家公司-大連長途搬家公司。 > 貨物搬運 > 中秋節團圓夜涌上他們心頭的不僅僅是鄉愁

                                中秋節團圓夜涌上他們心頭的不僅僅是鄉愁

                                10/09/24 作者:Mapp 來源: 瀏覽

                                中秋節到了,對于回不了家或者沒打算回家過節的人來說,鄉愁是他們最大的情思。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的心情也會在無意間被放大。人情冷暖濃縮著家的溫暖,濃縮著社會的愛。

                                中秋節到了,對于回不了家或者沒打算回家過節的人來說,鄉愁是他們最大的情思。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的心情也會在無意間被放大。民工兄弟們想家的時候會掂量掂量手中的盤纏;異國學子們想家的時候會給自己許一個愿望;敬老院里,老人們如果都有子女的關心何嘗不想回家;少管所里,被減刑的失足少年們,見到母親的那一刻,又是何種珍惜人生的心情……這一切,都在中秋月圓之日匯聚,人情冷暖濃縮著家的溫暖,濃縮著社會的愛。

                                心里的計劃

                                中秋不回家,國慶再來補

                                今年中秋和國慶的假期安排被網友稱為“史上最折騰假期”,如何安排中秋三天的假期?記者昨天采訪發現,家在外地的大學生和小白領們,很多人都選擇了留守南京,等到國慶回家再補過中秋。而且,這些不能和家人團聚的年輕人并不寂寞,中秋團圓夜,不少都玩起了“拼團圓”。

                                白領“設宴”拼團圓

                                我們打算自己做中秋大餐,剛買菜回來……”在南京工作的鹽城姑娘小馬,昨天下午在微博上播報著自己的中秋節動向。中秋之夜,她把幾個老家也在外地的朋友邀到自己租住的小屋里來過節,她們一致覺得上館子花費大也沒氣氛,不如自己在家里做菜吃。這不,之前小何發出聚會通知時,就聲明每人要做一個菜,要不然不給吃。昨天下午記者跟小馬連線時,幾個女孩正在廚房里忙得不亦樂乎,菜單報出來著實誘人:“有紅燒雞翅,有清蒸魚,有拔絲土豆……還有排骨湯哦!”小馬還說,客廳里已經擺好了一張圓桌,圖的就是個團團圓圓,“從我搬進小屋起,今天是最溫馨的一天。”
                                不能回家過節,小馬心里多少還是有些遺憾的,因為今年是她工作后離開家的第一年。她說實在是因為今年中秋和國慶挨得太近,三天假期之后工作六天就是國慶七天長假,來來回回太折騰,所以還是決定等國慶長假時再回家和家人好好聚一聚,補過中秋節。眼下,她心里的遺憾因為和朋友的相聚而填補了許多,“和朋友們在一起,也是團圓節,晚上我們還會和各自的父母打電話呢,也讓爸爸媽媽感受到我們這里的氣氛,讓他們知道我們并不孤獨。”

                                大學生拼餐過中秋

                                盡管這次是“史上最折騰假期”,但是南京很多高校大學生選擇了不折騰,不回家過中秋。昨天記者乘坐地鐵時就發現和以往過節學生都回家不同,這次很多大學生選擇了留守,他們成群結伴地趕著坐地鐵到市中心來過節,而且不少學生拼吃過中秋。

                                其實我家不遠,我是南通海安的,回家也就兩個半小時路程。”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大三學生高書林告訴記者,盡管如此,他事前就決定了不回家。他說,之前他看過放假安排,實在太折騰了,中秋放3天,再上6天課,又要放國慶7天長假了。”他說,如果這次回家,呆上三天,下周又要跑回家了,不但人折騰,來回還搭路費錢,所以索性中秋不回家了,國慶再回家和家人好好聚聚。“父母也很理解說是國慶回來再補過中秋。“他說,他們全班54人,只有不到10人選擇了中秋回家,主要是南京本地的,或是路程只有1個多小時的。

                                那么中秋節怎么過?高書林說同學們都不回家,大家一塊過,其實挺熱鬧的。晚上他們決定一起找個飯館拼吃,大家AA制,吃個同學中秋團圓宴,當然吃完飯后還有節目,他們已經約好了去唱歌,“不回家的中秋也一樣精彩。”快報記者 王凡 趙丹丹

                                心里的愿望
                                 吃月餅在自己國家是一種時尚

                                洋學生想做旗袍,也很想家
                                昨天傍晚,南京師范大學隨園校區大草坪上,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膚色的留學生們歡聚一堂,唱起了膾炙人口的《明月幾時有》。為了讓留學生們更好地體驗中國文化的精髓,南京師范大學國際文化教育學院開展了主題文化交流活動。

                                難以忘記初次見你,一雙迷人的眼睛……”當馬來西亞留學生阿布唱起了風靡一時的“流星花園”主題歌《情非得已》時,他清澈的嗓音馬上吸引了現場所有的觀眾。很多留學生對月餅都情有獨鐘,在他們自己的國家,吃月餅是一種時尚。法國女生李莉告訴記者,西方也有團圓的節日,不過不是中秋節,而是圣誕節。

                                意大利女孩瑪曼莎剛到中國幾天,就給自己取了一個很應景的名字——小月。小月說,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套中國傳統的旗袍。“在韓國我們也過中秋節,也是家人團聚的日子,F在我離開家鄉,不能和家人團聚,我特別想家,想念親人和朋友。”韓國留學生鄭銀珠說。(周偉 夏焱 謝靜嫻)

                                心里的算盤

                                掙的錢要養家,過節和平時吃的一樣

                                昨天是中秋節,那些和城市人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的民工,卻依然安靜地在這個城市的一隅默默守望。

                                笑容中帶著幾分惆悵

                                昨天上午,記者來到安德門民工市場,因為放假,市場大門緊閉著,但仍有好幾個民工在路邊小店的屋檐下避雨,他們或坐或站著在等工作。

                                47歲的秦河生來自安徽滁州,皮膚曬得黝黑,一說話就笑,笑容憨憨的。由于沒什么技術,他主要做裝卸、搬運工。秦河生說,雖然老家靠得近,兩個小時車程也就到了,但由于沒掙到什么錢,所以自己不好意思回去。“我最近一直想換個地方干活,之前在西善橋那個工廠,老板不厚道,一個月就給1200元,還不包吃住。更不用說簽合同,繳保險了。”秦河生告訴記者,中秋節后面還有國慶節,活兒比較多,所以最近他天天往民工市場跑,這次他想換個包吃包住的單位,苦一點沒關系。

                                記者問他中秋節打算怎么過,秦河生說:“平時吃什么,過節就吃什么,掙的錢還得養家,兒子已經上高二了,快要考大學,還有一大筆錢要花呢,可不能在吃上面浪費了。”秦河生說,平時一頓飯三元錢,晚上就吃個饅頭。“苦倒不苦,就是有點想家。”提起安徽的家人,秦河生的笑容有幾分惆悵。

                                睡覺不如加班掙錢

                                25歲的緲振強于中秋節前一天在南京安德門民工市場找到了工作,昨天他又陪著老鄉一起來找工作,緲振強告訴記者,他明天就去上工了,是到江寧的一家電子廠,因為中專學的是數控車床,老板給的工資還不錯,包吃住再給1500元工資。“不加班只有底薪,工資就會少很多,”緲振強表示,不加班也是在宿舍睡覺,還不如加班賺些錢。因此,今年的中秋節假期就不回老家了,他大部分時間都要加班。

                                 緲振強告訴記者,宿遷的老家還有田,農忙時會被家里人叫回去忙一陣子。但是以后父母老了土地怎么處理他還沒想過,自己肯定不會回去種了,也不會種。他很喜歡南京,想留下來成家立業,所以現在他要靠自己的一門技術,努力掙錢,拼命攢錢。(項鳳華)

                                調查

                                九成新生代進城務工者一年回家一次
                                今年上半年,江蘇省農民工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約請南京師范大學博士生導師鄒農儉等專家學者對江蘇省新生代農民工進行了專門的調查研究,記者昨天獲悉,調查結果日前出爐,新生代農民工在就業城市落戶的意愿強烈,他們希望被稱為“工人”,而不是“農民工”。

                                近六成人愿意在城市落戶

                                在新生代農民工中,未婚的比例較大。從調查數據看出,老一代農民工的未婚比例為4.6%,而新生代農民工的未婚比例占62%,而且在新生代農民工未婚者中,男性居多。他們剛從學校畢業,結婚對于他們來說為時尚早。

                                新生代農民工一旦出門了,很少有人想回老家。調查顯示,2009年全年回老家的次數,絕大部分在5次以內,其中95.1%的人僅回家1次。

                                影響新生代農民工回老家的原因,選擇沒時間、經濟原因、離家太遠、沒有必要和另有原因的比例分別是40.3%、20.1%、18%、9.7%、11.9%。同時,調查還顯示有59.4%的人愿意在當地落戶,即接近六成的新生代農民工愿意在城市落戶。在蘇南一些城市的訪談中,當問到是否愿意留在城市時,有不少人表示:“愿意留在城市,不可能回家種田”、“想在城市落戶,讓子女以后都生活在城市”。

                                大多不愿被叫“農民工”

                                調查顯示,與老一代農民工相比,新生代農民工大多很少接觸農業生產活動。進城已經是他們的不二選擇。75%的新生代農民工認為自己屬于工人群體,而僅有8%的人認為自己是農民。他們對于制度意義上的農民身份的認同越來越低,已經具有第二代移民的心理特點。他們參照群體是城市里的人。(項鳳華)

                                心里的擔心

                                下雨天怕摔傷,還是選擇留在敬老院
                                中秋節是團圓的日子,敬老院的老人們有的被家人接走去吃團圓飯,有的則擔心雨天路滑摔傷,選擇在敬老院食堂聚餐過節。
                                在五老村街道老年公寓,記者看到悠閑的老人們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散步。80多歲的劉老先生介紹道,整個老年公寓有39個老人,最大的97歲高齡。昨天是中秋節,不少老人的兒女、孫子孫女帶著補品和月餅等來看望老人,老年公寓也給老人們發了月餅和梨。住在老年公寓二樓的陳老先生今年已經91歲高齡,早上9點多,他就被住在解放路附近的女兒接回去過中秋節了。老年公寓的食堂也為老人們準備了豐盛的節日午餐,有整雞、紅燒魚、紅燒鴨、煮干絲、香腸、蛋餅、菠菜粉絲燉牛肉、黃鱔炒洋蔥、蛋餃雜燴湯等近20道菜。負責伙食的王阿姨前天晚上一直忙到12點半才睡覺,昨天又起了個大早,凌晨4點多就起床做菜,就是為了讓老人們吃到一頓豐盛的節日午餐。

                                老人們吃的東西都要煮得很爛,所以煮的時間久,不過看到他們吃得開心,我也跟著高興。”王阿姨笑著說。
                                昨天下午3時許,記者來到玄武區富貴社區老年照料中心時,正碰到76歲的尹老先生與老伴一起來看望姐姐。老姐姐86歲了,沒有子女,住在敬老院里。尹老先生帶來月餅、衣物等。“早上感覺天氣涼了,擔心她穿不暖和,就急急忙忙地過來了。”尹老先生感動地說,“這個敬老院服務不錯,工作人員給姐姐洗衣服、洗腳、喂飯,讓人放心。”
                                記者采訪時,不時有家屬拎著禮物來看望老人。敬老院蘇院長說,這里共有60多位老人,其中85歲以上的有20多人,90歲以上的有15人。中秋節三分之一的老人被子孫接回家過節了。因為下雨路滑,擔心摔傷,許多人不愿回家。敬老院給留下來的老人們加餐,但老人們進食需要將食物打成糊狀,所以選擇了比較容易煮爛的菜,比如豆腐魚頭湯、紅燒五花肉、煮南瓜、燒鴨腿等等。(朱蓓 趙守誠)
                                心里的吶喊

                                精神病院里,她好想丈夫來接她
                                昨天是中秋節,一早吃完月餅的孫玉英(化名)就纏著護士長徐昭君,讓她給家里人打個電話,讓家里人來看看她,并帶她回家過節。電話接通了,回復是“有時間就過來”。徐昭君只能安撫孫玉英,說家里人要加班,過幾天就會來看她。記者昨天從南京市青龍山精神病院獲悉,有這樣一群精神病人,他們常年住在院里,10年、20年、30年……最長的已經住了53年,即使在中秋節這樣的團圓夜,他們也回不了家。

                                讓我老公來接我吧”
                                昨天中午,記者走進青龍山精神病院第九病區的餐廳,這里是精神病人吃飯的地方,也是平時自由活動的場所。記者來到這里時,約有30多名病人在大廳里,有的在看電視,有的坐在凳子上打瞌睡,更多的是坐著發呆。
                                一名叫孫玉英的女病人看到記者,便上來打招呼,“你好,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她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已經磨損的紙,“你看,這是我家地址,你幫我帶個信,讓我老公來接我回家。我就回家住幾天,再回來,我太想家了……”

                                她很可憐,每次查房的時候,都纏著我要打電話回家,碰到外面的人就讓人家給她帶信。5年了,她家里人一次都沒來過。”九病區的護士長徐昭君告訴記者,對滯留在醫院的病人,在他們治療半年左右病情穩定的時候,醫院都會通知其家人接他們回家。因為在精神病院這個狹小的環境里,生活完全沒有質量可言?墒,很多家人往往不愿來接。
                                老公說“真的受夠了”

                                在護士長辦公室,“她想家,想讓你去看看她!”徐昭君撥通了電話,孫玉英的老公在電話里說:“是嗎?這個家還有什么想的?該砸的都讓她砸了。她太可怕了,她甚至拿開水去燙我,我怎么能讓她回家呢?”他一聲長嘆,聲音中充滿疲憊。“我不敢去看她,就怕她纏著讓我帶她回家,我真的受夠了。”
                                在徐昭君的勸說下,他才同意過些天不忙時去看院中的妻子。
                                他們更需家人的愛

                                醫生認為精神病人可憐,但精神病人卻認為自己可悲。“我不愿離開這兒,因為外面的人像看怪物一樣看我。”患者孫玉英苦笑著說。對此,患者們大多有同感,離開醫院,沒人和他們說話,沒人和他們做朋友,在這樣的氛圍下,他們難以融入社會。

                                為他們治療,讓他們回歸家庭、回歸社會是我們的最終目的。”徐昭君告訴記者,在他們醫院,多數病人是可以通過治療回到社會的。一般病人治療3個月到半年就可以回歸社會,最長的也不應該超過9個月。但很多精神病人在醫院一住就是幾年甚至幾十年。家人無法照顧和世俗的偏見等多重原因,使得他們重新回歸社會的道路艱難而漫長。很多病人在醫院一住就住到老,醫院每年都會為一些老年病人送終,但通知家屬來辦理后事,有的連家屬都聯系不上。一個人就這樣走完一生,常常讓他們感慨萬千。(項鳳華)

                                心里的堅定

                                少管所里,播放他的創業故事

                                昨天上午,江蘇省政協主席張連珍又一次來到了江蘇省未成年犯管教所,這是她第12次到這兒和服刑的未成年犯們一起共度中秋。在押的未成年犯們都和張連珍很熟悉,親切地稱呼她為“張媽媽”,“張媽媽”這次帶來的不僅有月餅,還有一臺以演出為形式的主題幫教活動。

                                特殊的學校

                                在第一個由服刑人員組成的藝術團的開場歌舞表演后,兩段錄像介紹了兩名由這兒出獄的服刑人員的現狀。引起記者注意的是其中的一名來自徐州的刑滿釋放人員小斌(化名),他在兩年前出獄,現在已經成為一名靠勞動獲得成功的個體業主。

                                小斌今年20出頭,因斗毆被判4年7個月。站在記者面前的小斌身材粗壯,手上刻著刺青。他告訴記者說,自己出獄后也有曾經跟過的“大哥”讓他去賭場“看場子”,自己也曾一度動搖,但幾年的牢獄生活讓他回到了理智。

                                我堅決表示不再走那條路了,”他說,自己在家人的支持下先開了一年多的車,后來回到了老家尋找創業機會。小斌在服刑期間學得的一門手藝幫了他大忙:修縫紉機。因為對機械感興趣,他在服刑期間學透了修理技術。在老家,他發現家鄉的服裝廠很多,但懂維修的人幾乎沒有,于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為一家服裝廠修好了機器,對方給了他200元報酬。

                                后來,老板讓我去他廠里打工,一個月給3000元左右的工資,”小斌說,自己考慮了一下之后回絕了這份在家鄉很不錯的工作,而是選擇了自主創業,為多家服裝廠同時提供維修服務,而且是“包月”收取傭金。

                                目前,他手里有五個客戶,每個月收取千元以上的報酬,同時他和家人一起開設了一家網吧。自食其力讓小斌過得幸福而安心,現在他已娶妻生子,成功回歸社會。

                                “這是一所特殊的學校,”在講話中,張連珍一直以“孩子們”稱呼這些別人眼中的少年犯。
                                 據介紹,12年來由該所走出去的未成年服刑人員守法率達到了98%以上,5400多人
                                 

                                公司簡介 - 聯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客戶服務 - 相關法律 - 網絡營銷 - 網站地圖
                                大連搬家網版權所有
                                ©1909-2012
                                国产激情淫荡,首页 国产精品,国产欧美日韩第一页,国产乱456在线